聽說,我二哥從小身體孱弱,民間習俗是給神明當乾兒子,所以,因緣際會和這間廟有相當緣分。
廟坐落在南投的山上,地名叫六分寮,長大後才知道鳳梨和豬味道是當地特色。
記憶中,每次去到那間廟拜拜要開好久的車,途中數著一隻又一隻的高壓電塔,
然後聞到一堆豬寮的味道,就是快到了。

對那間廟的每一個角落其實十分熟悉,
從以前小小的主廟、廟兩旁的廂房還有後面的大樹、孔雀園、廟前面的大榕樹、、、等等
一直到很後期,廟擴建了,後殿建在懸崖峭壁上,而廟前的一條路一直往後走,
是通往山下的一條健行步道。

記憶中,一場又一場的流水席、奶奶虔誠的拜著玄天上帝,不過對我來說,
我反而愛拜主神桌底的虎爺,對幼小年紀的我來說,廟後面的孔雀園和虎爺最讓我覺得親切,
可能是小朋友喜歡動物的關係。

最重要的是石獅子。
我和哥哥總是爬上爬下,只是眼尖的我,從來沒被抓到我坐在獅子上,
不過也有可能是父親太寵溺我,裝成沒看到。

現在,再回到廟裡拜拜,人事以非。
以前,和奶奶交情很好的廟祝已經過世,廟裡的香火也不像以往鼎盛,
而廟祝的兒子媳婦們也很熱情,
只是,我擺出了"死台北人"的嘴臉─冷漠、疏離,我不善也不想去和她們有更近一步的交情,
心裡也知道,她們只是一片好意,當然,廟裡的香火、添香油的考量也在,
不過,最主要的是,我知道我們一家人都是她們眼裡的大肥羊。


那天,和哥哥拜完神明之後,迅速的準備離開。
我和哥哥們果然是兄妹,
我們同時站在門口的石獅子討論兒時記憶,
討論誰欺負誰等等問題,我也不忘向大嫂抱怨小時後哥哥有多調皮、我有多可憐、、、
石獅子阿,哈哈,沒想到 我到現在都還忘不了你們。
創作者介紹

七月合歡山上的微風

yth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