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這是我呆了一段日子之後的感想

班上有兩個義大利人 一男一女
如果由他們開話夾子 話題一定是歐洲政治

上次討論歐盟如何運作 還有弊端 老實說 對我來說太深了 那些東西 過於神奇
今天 討論移民問題
我的碩士論文題目就是關於這些 聽到最後 我終於忍不住發言了

其實 對於這些社會福利完善的國家來說
社會福利太完善也是問題
他們接受這些移民循合法手段成為公民之後
他們不能強迫這些人不帶面紗 更不能強迫他們群居
他們不能強迫這些移民工作 更不能強迫這些移民生小孩

領失業基金的條件算容易而且優渥
生小孩更容易更優渥
於是這些非洲移民和中東移民拼命生小孩 因為不用工作 就有錢 何樂而不為

而這些移民問題對土生土長的歐洲人來說 真是無法忍受

在學校 老師教育也有問題
這些移民的後代 父母教育程度並不高 也不太說法文
小孩子在學校遇到問題 家裡和學校之間沒有良好的溝通管道
而許多孩子 面對差異時
更是以暴力解決

於是
歐洲人生活也很苦
很多人努力工作 但是通常工作不好找 勞資之間關係原本就不平等
失業基金很優渥 但領的也是有限
而接受完善教育的歐洲人更不能忍受生小孩賺錢這種事情

移民和當地人之間有越來越大的隔閡

歐洲的移民問題
對我來說剛好代表了歐洲人比美國人更自由更和善更具包容性
族群之間的隔閡存在沒錯
就是因為他們的制度有接受其他族群的包容性
才會有這種差異的存在

在美國
只有英文
你只能遵照他們的秩序
你要生存
就要成為大鎔爐的一份子
也就是成為 "美國人" 不太可能有族群問題
這些移民成功融入之後生活條件一樣困難



反觀台灣
台灣的問題 是外籍新娘和移工吧 我想
外籍新娘和移工在異鄉
容易群聚

我相信他們來台灣一定不是為了賣淫之類的事情
但是人在異鄉走入歧途 一定有他的背景

這些移民來台灣的動機就是經濟因素

夫家對新娘和小孩原本就有態度上的差異
加上這些外籍媽媽教育程度和語言不一定可以管教好一個孩子
而移工群聚以慰藉思鄉之苦
於是 差異開始群聚 擴大
群體之間的互不了解 越來越嚴重
為政當局必須正視這樣的問題


我們說 世界上如果只剩一種語言
法國人會說是法文 美國人會說是英文
這兩個國家的人 一樣自視甚高

但是法國人最妙的是
遇到社會問題
是打造一道又一道的牆圍起來
或者背對不要看假裝天下太平
於是 境內移民已經高達40%
當他們可以用選票來講話時 法國人應該也驕傲不起來了
國家和社會成本也已經失衡太久

台灣可能在10年20年後會變成這樣吧
其實 正視這些人
真正尊重他們
將教育制度和社會制度為他們作調適是比較實際的做法
當他們合法成為同一國家的人之後
享受一樣的權利 也應該盡一樣的義務

於是馬克思先生說的真的沒錯

只有經濟條件優渥與窮困的差別
這些問題的背後 不就是大環境的經濟使然
只有窮人跟有錢人


老師問班上的中國西安人
"在你們中國會有移民問題嗎"
那中國人回答 "並沒有阿"
於是我回答了我的想法。
在中國 對當地人來說 只有城鄉差距
而移民問題並不可能有

在中國的外國人
是去賺錢的 去剝削新興中國市場的
然後把錢帶回西方先進國家
那來移民?

只有窮困的中國人 會往世界各地移動
而外國人去中國 只是工作 賺錢
並不久留
稱不上移民問題

台灣呢
何其慶幸
已經成為其他東南亞國家想辦法移入的地區

於是
移民和移工
都是經濟條件差往好的地方移動

窮困的鄉下人往城裡討生活
在城裡被騙 或者租一個很貴的屋子 無止盡被波削
有錢人往生活品質好的市郊移動

落後國家的人
勤奮的往別的國家討生活
最後總會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
可能是努力工作繼續被壓榨 努力的作著有一天會變有錢的美夢
也可能是自暴自棄 努力生小孩 或者犯罪

終究是經濟因素


至於
家裡很有錢 可以拿錢拿到合法公民資格的這種移民不在本文討論範圍內
因為 有錢的人 原本就有權利去選擇他們要的良好生活品質和好山好水


yth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