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 第一次去扶輪社 不是有一個會講中文的男人一起來接我嗎
在餐會的時候
他熱情的邀約 "你如果有問題 可以去找我媽坐坐聊一聊"
衝著這句話 我打電話到他家 約了他媽媽今天下午碰面

很俗的我
總覺得 第一次到人家家裡作客
總是要帶點什麼

所以我帶了Neurhas巧克力去(在歐洲 比Godiva有名的店喔 不過還不是頂級的)
那感覺像是有人到我家作客 在巷口買了太陽餅
.......

依約 有個太太 帶了隻狗 到地鐵站接我
一整天的下午 東聊西聊 挺開心的
也實際了解了台灣驻歐盟代表處的外交官的家庭生活
就是很normal 而非那種光鮮亮麗
我真的覺得 什麼樣的人就過什麼樣的生活、、、

話說回來
他先生 是政治系畢業的喔
聽說 是蔡政文推薦他去魯汶唸書的....
他很遺憾不能在家陪我們吃晚餐 因為這周代表處很忙

(唉 好想說 外交官有事情忙 總比沒事情忙好
林小佳 我們去盧森堡時 他們正在那裡辦國慶酒會喔
如果早一周認識他們 我們就可以去騙吃騙喝了)

他們在魯汶認識 然後就結婚.....
因為不善交際 並且熱中台灣與比利時文化經濟教育交流
而非一般的外交官 正式 善於交際 懂得在政治圈打滾
所以 當他的大學同學已經成為布吉納法索的大使時(很熟的名字吧 好像日月教主以前很愛舉例)
他還是代表處的官員.....
再這裡呆了快三十年
不是長字輩的 就是官員而已

剛聽到時 突然覺得跟蔡源林老師很像
就是那種開心熱衷 過自己想要的生活的人
與平步青雲無緣
但是終究愛其所選。

看著他滿屋子放著台灣寄過來的東西
恍如我處在台灣
"每次回去 寄個幾箱回來 就夠我玩很久了"
談到台灣眉飛色舞
他們每次回台灣 都能清楚看到台灣的好和進步
台灣人 多愛自己一點 不好嗎?










yth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