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自朋友的郵件)
-------------------------------------------------------------------------
關於無限循環的日本寓言故事。

白山羊寄了封信,
黑山羊在閱讀前就吃了它。
然後寄信問白山羊寫了什麼,
白山羊也在展信前吃了它.......

然後沒完沒了的循環。

只是忽然覺得,
這豈不像一種無力的溝通,
明知無法跨越某道鴻溝,
卻依然各自唱著獨角戲般地述說。

我們為何訴說?
又我們為何吵了架?

這不是一個關於溝通的寓言麼?

而最大的疑問是,
是什麼讓我們在閱讀前便吃了信?
於是沒完沒了的循環。

---------------------------------------------------------------

其實我也不懂。

為什麼在我的生活當中閱讀前吃了信 這種事情會發生。
溝通 不是我向來引以自豪的能力嗎?

讓閱讀前吃了信是因為,

也許
是一股莫名其妙的志氣還有莫名其妙的堅持

也許
是雙方的不體諒

也許
真的是天生註定不合

也許
是都累了

也許
是需要的不同

也許
是要求對方信任和要求對方不要做出讓自己不信任的事情的差異

傷人的是循環
累人的也是循環

而溝通的信 終究是這樣消失不見了

或者
根本沒有存在過?

能確定的是。
我必須想清楚

那封一直在循環的信 也許不重要了。

究竟該換送信管道 或者 該改進的的 是努力去除一直存在的無力感呢?

信 不重要了....

因為 白山羊 想休息不動了 白山羊老了 只想等 再等 一直等
等什麼?
我也不懂。

創作者介紹

七月合歡山上的微風

yth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