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家有喜事之時,我開玩笑的和上輩子情人說,
"不能在取阿妹了 這樣會搞混 要取個珍貴又親切的名字"
於是 男的叫鳳梨 女的要叫草莓

草莓是大寶貝
鳳梨是小寶貝

草莓兩歲了
當她在他媽咪肚肚裡時 已經是集三千寵愛於一生
她的到來 也有了沖喜的意味
不管是不是沖喜
因為她 家裡洋溢著幸福快樂是事實

於是 上輩子的情人總是努力的養足精神 因為這樣可以開心的享受天倫之樂 含飴弄孫
從食衣住行每件事情 都配合著草莓的喜好

後來 鳳梨到來
只是來不及到這個世界 在媽咪的肚子裡就得替爺爺送行

總覺得新生兒帶來希望。

我們全心全意的關注這孩子
總覺得 我的上輩子情人 也在這裡默默的看著他成長
一起分享他的成長喜悅

似乎 悲傷變成了希望

每一個笑容 從會翻身 會坐 會爬 會投訴姐姐欺負他
都讓這家庭充滿活力

草莓依然活潑好動到讓人難以招架
鳳梨依然像國王一樣 睥睨著大家 又或者偶爾親切溫柔的笑

現在的家對我來說似乎有點不同了

以前 總是有父親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現在 每當我打開車庫 草莓會開著燈迎接我

心裡 有種很溫暖的感覺在滋長



yth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