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tomcinema.com/machuca/machuca.htm

官方網站


首先 感謝wren的電影票,讓我有機會看到這一部好片子 真的。

再來 哈哈 我想我需要用功一些了 有些很不錯的藝文資訊 果真是落人後許多


圖片說明:


片中主角一起去遊行賣旗子,把成人的遊行隊伍當成遊戲空間,在左派遊行賣社會主義或共產黨旗,在右派的遊行賣國旗。

故事回到1973年的智利首都聖地牙哥。出生貧民窟的瑪秋卡,在左派的馬克安諾神父的努力下,進入了當時的貴族學校聖派翠克英文男校就讀。馬克安諾神父是當時的校長,致力於消弭智利人民的階級之牆,因此執意招收學校附近的貧民窟小孩,瑪秋卡因此和來自中產階級的岡薩羅結識,成為好友。瑪秋卡帶著岡薩羅一起參與左派份子的示威遊行,岡薩羅則邀請瑪秋卡參加中產階級的社交派對。大人的對立,彷彿在孩子的世界裡輕悄悄地瓦解了。

然而智利的政局持續動盪不安,貧民窟出身的左翼份子與中產階級右派抗議者各據一方,街頭示威運動不斷。9月11日,美國中央情報局幕後策劃政變,讓軍隊重新掌權,智利歷史就此改寫。一直到政變發生的那天以前,兩個人都沒有想到,他們的友情可能會傷害了彼此。

本片根據導演童年成長經驗改編而成,透過孩子純真的眼光,貧富階級的對立和殘忍的政治現實,都在沒帶批判的觀點下呈現。不僅如此,導演更用心以細膩的筆觸,完成了一段年少成長記事。長年得不到家庭溫暖的岡薩羅,卻在與瑪秋卡的往來中得到了慰藉。除了生活中點點滴滴的趣味,兩個男孩對異性的好奇跟渴望,也在他們和女孩希薇娜的三人情誼中表露無遺。
(引自官網)

看完這部片,已經一兩天了,在我心裡的衝擊還是很大,劇裡的許多口白和場景一直片斷出現。
「梨子和蘋果就是不同,幹麻硬要把它們擺在一起。」,岡薩羅的媽媽說。
「我們家不可能會崇拜社會主義道路。」,岡薩羅的爸爸說。
「我搬到聖地牙哥是因為希望錯不要怪在孩子身上,沒想到這裡也是一樣。」,瑪秋卡的媽媽說。
片中穿插出現的新聞報導....
片中公路邊出現內戰的標語....
岡薩羅眼中看到的貧民窟景象......
岡薩羅的媽打扮美艷去參與遊行......

看完電影第一個念頭竟然是檢討自己不學無術,有股想好好把歷史唸好的衝動 哈哈。
言歸正傳,唸政治這麼久,對所謂的左和右,老實說,一直沒有很清楚去劃分,
對我來說,只知道是光譜的兩端,一端講求平等,另一端講求維持現狀。
看完這部電影,對左右 有更深的感受。

最近看到一本書,書中提到 ,現代工業社會,國家合法性的來源有兩個,一個是經濟成長,一個是國族主義。
片中前半段的時間圍繞在短暫的左派總統執政期間,
左派上台,依舊解決不了社會動盪不安的問題,只是,這幾年,似乎是比較民主的一段時間。
等到有錢人們受不了自己的生活週遭有髒髒的貧民出現,
把社會主義份子和共產主義和窮人攏統混在一起,把國家的動盪不安怪在他們頭上,
於是,「恢復原狀」又有了藉口和合法性,「智利人民生活回復正常」。
當然恢復正常,中上階級牛排照吃、紅酒照喝、花園美美的、有吃不完的食物、、、
最重要的是,生活週遭不用再看到髒髒的貧民賤種。
只是,那些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的人們 窮困的人們 去那裡了?
對中上階層的人來說,一點也不重要吧,就是人間蒸發了。
只是,岡薩羅一時無聊跑出去找朋友,大吵之後,可能還是想去看看他們吧

於是這"木乃伊"、勢利鬼、被寵壞的孩子闖入了他不應該看到的世界。
暴力流血衝突、他的友情 一瞬間瓦解.....

其實看完電影最無力的是,我問我自己,如果是我,我大概只能像岡薩羅的爸爸那樣,
努力工作,接受民主選舉的結果,接受不同的意識形態....
但這又如何。
批評別人暴力統治、意識形態過重,沒有意義。
批評台灣沒有左派沒有意義 因為我知道自己不會是左派
再看到右邊過著舒服的生活 如果我能選 沒有人會去站在左邊吵鬧 應該是會站穩右邊舒服過日子吧
所以我沉默了

不論是左邊右邊都不重要 充其量不都是去爭權奪利的工具
我想 好好的過日子就好了.....
就像馬秋卡的媽說的:「我沒念多少書,我只希望發生事情不要把錯都怪在我孩子身上。」

yth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